【亚马逊数字内容技术峰会 】在线教育和EONLY成主角

发布时间:2015-06-25

  本次峰会为期两天,包含13个主题演讲及多个小组讨论环节。参会人员对于小组讨论的会议形式非常认同,并积极地投入讨论中,或提出自己的疑问,或为其他出版社出谋划策。本次会议强化了出版社领导层对数字出版流程改造的认识,提升了出版社数字内容建设的技术能力,加强了出版社对阅读体验的重视及对纸电同步紧迫性和必要性的认识,并通过对营销和重要技术问题的讲解,使出版社与亚马逊Kindle团队的合作更顺畅。作为本次峰会的合办方,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韩建民致开幕词并示:“亚马逊是一家具有人文情怀、真诚的合作意愿以及专业精神的科技公司,为出版社提供了行业交流的良好契机。在与亚马逊Kindle团队的合作过程中,交大出版社的技术实力得以迅速提升,极大地推动了出版社自身数字化发展进程。2013年底成功面市的白岩松的《一个人与这个时代》成为我们数字化发展的里程碑。”同时,韩建民对本次技术峰会的深远意义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并期望借助此次峰会对传统出版社如何更好地借助亚马逊的技术力量发展数字阅读进行充分论证。

  本次峰会中,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史领空进行了题为“电子书:传统出版社的新能力”的主题分享,阐述了面对阅读世界的新变化,传统出版社如何应对挑战,从而获得新能力,以期在未来的行业发展中保持领先。在分享中史领空着重介绍了译文社在发展数字内容过程中的经验。通过与亚马逊Kindle团队的紧密合作,译文社已经顺利走过了数字内容管理粗放的初始阶段,迈入了更加精细化的管理阶段。译文社成立了专门的部门DIGITAL LAB负责数字内容运营,可以独立完成电子书的策划设计与制作,同时对图书质量进行严格管控。数字内容发行已成为当前译文社的核心能力之一,他们因此获评2014年上海数字出版示范单位,并且成为同年亚马逊亿瓜出6十佳供应商之一。

 

  亚马逊Kindle技术总监付孟若表示,亚马逊Kindle将持续提供技术交流的平台,利用自身优势助力出版社共同推进数字内容建设。

 

浙大社 电子书运营实践与模式探索

金更达 浙江大学出版社副社长

 

  浙江大学出版社(以下简称“浙大社”〉数字阅读发展迅速。目前B2B和B2C两个市场正在相互融合,这里主要介绍数字化布局和在线教育发展。

 

数字化成效明显上架电子书达4000本

 

  浙大社数字布局早,发展快。在2007年就获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成立数字出版部;在2009 年-2010年,开拓电子书市场渠道,成立数字出版中心,并与移动、电信合作,开展手机阅读业务;2011年,数字化成为出版社核心战略之一,明确中心业务发展方向为数字阅读、数字教育、数字学术、数字营销;2012年成立“新型数字内容服务支撑体系研究团队”,并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浙江省文化创新重点团队;我社还入选国家新闻广电总局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

 

  浙大社改革管理电子书流程后效果显著,2012年 1月累计上架电子书700余本(亚马逊加工〉;2013年经过技术磨合,浙大社获自转码绿色通道,自转码600 余本,累计上架1400余本;2014年批量库存OCF文件转码成功,自转码1800余本,累计上架3300余本;2015年前4个月共上架700余本,累计上架4000余本,成为在亚马逊平台上线电子书最多的出版社之一。浙大社学术图书首选亚马逊平台。Kindle对版权的审核十分规范,尊重信息网络传播权,规范了电子书市场。电子书市场必然是电商和出版方共同培养,双方都以开放的心态参与到平台建设中。

 

搭建在线教育平台寻求商业新模式

 

  浙大社是著名的教育类出版社,建立了CNSPOC云课程平台,将教材数字化,变为数字教育产品。从技术角度讲,在线教育领域的大学教育和K12教育没有区别,但是教学模式有区别。高等教育为自主性教学模式,还引进了翻转教学等先进方式,更容易转化为在线教育产品。MOOC模式更适合高等教育和公益教育。基础教育有升学压力,其引导性教学模式更难转化,但以后的课堂一定是屏幕的天下,浙大社与浙江省教育中心沟通时,省教育中心提出,要将高中教改的内容融入在线教育产品中。

 

  此外,浙大社还开发了衍生产品“立方书”,可以嵌入视频、音频、知识点,可以支撑学生立体化学习,线上线下、移动互联网、APP、UGC四位一体,课堂、用户混合式教学,一本书就将一个课程带回家。因为数字内容是闭环,很难找到商业模式,因此一定要线上线下相结合。立方书启动之后,不仅提供内容,还提供教学服务,会形成比较好的商业模式。

 

上海交大社 携手亚马逊 推动自身数字化进程

宗德宝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副社长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以下简称“交大社”〉在设计数字发展布局时,依据的整体指导原则是“依托交大、教材为本、弘扬学术、市场优先”,秉承“专业规模化、产品经营化、业态数字化、平台国际化”的理念,其数字出版主要有三个发展方向:专业特色数据库、在线教育产品、电子阅读市场。

 

数字内容建设引入项目管理思想

 

  交大社与团队在数字内容的相关项目建设中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据数字出版部主任徐东介绍,在批量电子书加工项目的初始阶段,双方就组建了联合的项目组,定期召开由交大社、及转码公司共同参与的沟通会,会上就项目进度、质量及其他问题进行沟通并快速响应。在整个过程中,沿Kindle技术人员展现了丰富的项目管理经验,除了很好地推动项目进度,还就加工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具体问题,如降低文件缺失对项目的影响等给予了建议,最大程度规避了项目的风险。

 

特色数据库依托专业资源

 

  交大社在学术出版和专业出版领域处于全国领先地位,积累了非常丰厚的内容资源,在专业出版领域依靠优质内容资源与先进信息技术的融合,打造以知识服务为导向的“专业特色数据库”,为高端学术研究,为国民经济各行业、各领域提供优质精准的数字内容与知识服务。

 

  交大社历经3年打造的《中国地方历史文献数据库》(www.datahistory.cn),又名《上海交通大学馆藏地方历史文献数据库》于今年515日正式上线。该库内容形成于2006-2013年间,主要来自浙江南部的处州、安徽南部的徽州、江西的鄱阳湖区,以及福建、湖南、湖北、广东、云南和辽宁等省,总量约35万件,150万页。所有文献经过修复、扫描、录文、数据化标引,在数据库中实现了对文献的高保真再现,并实现多元检索功能。

 

在线教育产品打造教学平台

 

  交大社一直是全国教材教辅的重要出版基地之一,拥有大量的数字教育内容资源、师资资源和品牌资源。数字时代,纸质教辅出版必须积极探索从纸质内容提供者到数字化知识服务者的产业化转型道路。

 

  上海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在外语水平测试方面处于全国领先地位。交大社研发大学英语四、六级测试平台并进校落地实验,进一步优化,延展到高考领域,从而打造一套科学高效的现代化外语测试系统。高考与四六级形成产业链之后,就会产生连贯性,从而对

  用户产生黏性。该项目探索了基于大数据分析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诊断与解决方案的模式,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知识服务需求,这是激发付费意愿的基础;该项目还将尝试根据线上需求实现线下按需出版,线下二维码扫描导向线上消费等O2O 模式。

 

  中小学在线教育方面,“交大之星”是全国第一套以著名学府命名的品牌教学辅导丛书,迄今已有26个系列,图书品牌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不断增强,交大社还与上海新华传媒成功实施品牌战略合作。交大社将依托 “交大之星”品牌系列教辅内容资源,根据学生课外学习的特征和不同年龄段学生的年龄特点,主要开发与教材配套、与教学同步的学科学习资源,在亚马逊等平台上推广。

 

电子阅读市场 深挖IP运营

 

  交大社接入各大主流电子阅读平台,尝试各种产品型态和运营方式,与绝大多数运营电子书的公司签约,既有早期开始的北大方正、清华同方,又有图书电商:亚马逊、当当、京东等;既有电信运营商的阅读基地,又与各类移动端的APP 合作。

 

  随着互联网版权保护工作的深入,从文字作品到影视动漫的全产业链开发已成为业界共识,交大社深挖IP(知识产权)运营,最大限度地挖掘内容效益。在这方面,亚马逊与交大社的合作非常重要。亚马逊尊重出版社,尊重版权,有利于行业良性发展。亚马逊有完善的管理体系,工作扎实、制度流程完善,在技术方面定期为出版社和制作公司培训(制作转码、版式设计等),积极解决出版社的各种问题。比如亚马逊看到交大社《叶永烈看世界》,就建议将这套书开发成一个数字产品。交大社目前在亚马逊有700 多种电子书,在亚马逊获得的收入,随着品种数量的扩充,在快速增加。除了纸质书转制,交大社还独立策划EONLY 项目,并取得收益。

 

浙江数媒 EONLY出版模式的全新探索

邵凯 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阅读事业部电子书运营中心主任

 

  EONLY 作品是指以电子书形式进行首发,未出版过纸书的作品,是对出版载体的界定。类似于传统纸书的出版流程,EONLY 作品的出版工作需要由具备互联网图书出版资质的出版单位来开展,出版单位的编辑人员承担EONLY 作品的工作。EONLY 作品与自出版作品选题多数由作者发起,作者本身的影响力对

  作品后期的销售收益至关重要,同时作者也获得绝大部分的出版收益。

 

EONLY 出版重新整合采编审流程

 

  EONLY 作品的来源有:历史出版资源的整合,包括单册形式制作合集、以篇章形式重新汇编、以素材形式重新创作;EONLY 原生互联网资源整合,是以互联网精华内容为载体,需要获得原创内容发布者授权,重新编排,还要符合自身品牌定位;新编原创作品,包括电子书先发试水作品和根据纸书内容创作增值版。

 

  EONLY 作品重新整合了采编审的流程。不同于纸书的电子版,EONLY 作品在出版过程中需要严格审校,按照《出版管理条例》《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等法规要求。要审核作品选题、质量是否符合出版要求,原创作品真实性需要进一步确认,作品中引用的图文需要确认其版权状态。

 

与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结合

 

  在EONLY 出版方面,浙江数媒为微信公众号“吃很重要”出版同名电子书就是一个例证。《吃很重要》的作者拥有大量的微信读者,该作品上线之后,除了出版方在微信、微博以及销售平台等渠道进行的营销推广工作之外,作者自身在微信圈的推广工作发挥了重要且直接的作用。基于微信原创内容的优秀EONLY图书,其后期销售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微信读者的需求根基,因为这类作品的作者在选题环节与营销环节就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市场的动态需求。出版方将精力放在原创内容的整合与编辑加工方面,以确保原生型出版物的内容品质。

 

  此外浙江数媒还与知乎、《三联生活周刊》合作出版EONLY 电子书。自媒体机构原生内容的创作能力较强,在EONLY 出版前端扮演作者的角色,其出版后端则需要对接互联网出版单位以完成作品的出版工作;传统媒体本身具有一定数量的历史出版资源,这些资源在提取整合、内容采编审与技术加工方面都存在与互联网出版单位合作的可能性,两者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上下游关系。两者的共同点是,新旧媒体都有提炼和固化优质内容的需求,EONLY 提供了极佳的出版途径。不同点在于与新媒体合作,出版方工作重点更多放在文稿审阅上;与传统媒体合作,出版方工作重点更多放在制作与营销上。

 

  浙江数媒还开发了在线电子书出版服务平台BOOKDNA,以探索“轻出版”模式。“轻出版”,是指互联网出版单位在剥离了纸书出版不可避免的高成本印刷与库存、漫长的铺货与回款流程后,以“编辑力”为核心优势,以数字出版技术为支撑,为个人作者和新媒体机构提供互联网出版、电子书制作、营销策划等服务。这种出版模式由于在编、校、制作、上架等节点实现了全程数字化,使得出版成本大幅下降,出版周期大幅缩短,并最终能给予作者更多的销售利润。

 

  亚马逊是全球电子书领域的领导者,Kindle入华两年来,为国内电子书市场的繁荣和健康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浙江数媒自2012年就与亚马逊开展紧密合作,探索以EONLY 为主的,面向新媒体、杂志、个人作者服务的数字出版模式,这个模式目前才刚刚起步,后续还会深耕。

 

(本文原载于《出版商务周报》2015年6月7日18、19版)


浏览量: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