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出版联合集团 发挥优势搭建内容平台

发布时间:2012-05-23

  近年来,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中国移动阅读基地、中国电信数字阅读基地等纷纷入驻杭州,浙江省手机出版、动漫出版、网络游戏出版、数字化内容投送平台和数字印刷等业务发展迅猛。在这过程中,浙江出版联合集团自然也不甘落后,在数字出版方面颇有成绩。
  早在2004年,浙版集团就启动了数字化管理、数字出版方面的建设工作。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朱卫国认为,出版集团的数字化、信息化建设需要超前规划。突出的问题包括需求变化大、技术更新快等,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要从出版集团的实际出发,加强与各方的沟通,提高规划和技术的前瞻性。
  在2008年,浙版集团将数字出版作为转型升级的举措,正式列入集团发展规划,并在第二年将集团下属各出版社的数字出版业务整合,成立了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面向基础教育市场的数字教育领域、大众市场的数字阅读领域和专业市场的数据库服务,着力建设数字版权运营体系、数字教育服务平台及浙江文化特色数据库服务三大业务,努力推动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的对接。经多年发展,目前浙版集团数字出版业务布局已基本成形,数字阅读、数字教育、数据库服务等各项业务发展迅速。
  此外,浙版集团在信息化建设方面,已建立起整合全流程的信息化管理平台,实现了出版社的数字化管理,其中浙版集团的销售系统信息化较为完善、先进,在信息流、物流、技术流上具备一定优势。在2010年,浙版集团同步启动了集团历年出版图书数字化工程与数字样书库系统研发,实现了对集团已出版图书的电子资源、书目信息、版权状态的数字化与规范化管理,并为各项数字出版业务提供支持。目前数字样书库系统已上线使用,有近3万册图书入库。
  内容平台 重中之重
  在数字出版的各环节中,朱卫国最关心数字内容平台的建设,毕竟传统出版企业的优势在于内容。他认为,内容投送平台的建设,会对优质内容的聚合、传播、数字版权运营、数字出版产业链的建立产生重大影响。目前移动的手机阅读平台已经实现了快速发展;淘宝、当当和京东都已经相继推出电子书交易平台;借助移动互联网终端的强势介入,亚马逊和苹果等国际IT巨头也都在积极布局数字出版,全球化的平台优势正在显现。因此,就某角度而言,数字内容平台的建设是决定出版集团今后能否在数字出版市场中拥有话语权、占据主导地位的关键。
  于是,“博库数字内容出版与投送平台”自然成为了浙版集团在数字出版领域的重点项目。朱卫国向记者介绍道:“我们将整合集团内出版、发行、印制等多方面的优势,实现以成熟的B2C网站‘博库书城’为基础,引入优质的数字内容资源,建立品种全、质量高、用户友好的全媒体交易平台,实现数字内容与纸质图书销售体系的无缝对接。在平台的内容销售端,建立纸书、电子书、按需印刷(数字内容托管、印刷、发行)等出口,满足多种形态的需求。在平台的内容引入端,建立面向出版社的内容上载管理、面向作者的按需出版管理(原创内容的电子书出版服务)这两套内容引入体系。”
  在未来,浙版集团将继续发力内容平台的建设,以“博库网上书店”这一目前品种最多的中文网上书店为基础,建设数字内容投放平台,并且以内容资源优化整合、创新增值为核心,建设集团内容资源库服务平台,建立集团数字版权运营体系。除此之外,朱卫国表示,浙版集团还将实施数字化协同编撰出版生产流程,建立自助出版模式,推动传统内容生产、出版业务流程的创新。同时跟踪、研究教材数字化发展动态,建立数字教材产品线,努力推进数字教材的研发和推广应用,建设数字化教育解决方案。还要进一步扩大与各大运营商、生产商、技术商的合作领域,深化合作内容。
  版权、盗版成瓶颈
  朱卫国坦言,数字出版还处于起步阶段,相应的政策、管理都还在探索中,尚未形成成熟的产业链和赢利模式。就行业内已经取得的成功范例而言,赢利点并没有超出传统出版的“内容和媒体”这一范畴,能否找到全新的赢利点,还需要时间。
  在他看来,数字版权问题已经成为束缚数字出版发展的瓶颈。目前,数字版权严重分散化,归属不清,著作权人的权益和出版社应享有的相关权益都难以得到保障,大量优秀文化内容无法进入数字传播渠道。其次,数字图书的盗版问题也颇为严重。他强调,数字图书产品想要有良性的发展,必须严厉打击盗版,否则“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一旦形成,后果极为不堪。
  “我们并不缺乏版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但在现阶段,建立高效有力的侵权投诉和处理平台,降低著作权人和出版社的维权成本,保护其合法权益应是当务之急。”他对此不无担忧。目前,互联网企业主流赢利模式是“内容免费+广告收益”,而传统出版的赢利模式是“内容收费”,如果著作权不能得到有效保护,“内容收费”的赢利模式就很难在互联网上获得成功。
  即便存在这些问题,朱卫国还是对国内的数字出版的发展给予了高度肯定,并且对其未来发展充满信心。他告诉记者说:“数字出版毕竟是文化产业的新生事物,也是国家文化发展的重要战略任务。它代表了未来大众阅读的趋势,这些都是数字出版发展的最大机遇。”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浏览量:35